<thead id="7j1jp"><ruby id="7j1jp"></ruby></thead>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媒體報道 > 正文

新聞中心



她習慣用嚴格的“冠軍標準”去要求現在的工作,她代言鳳祥的初衷,就是看重他們對食品安全細節的把控。

每日人物專訪鳳祥代言人吳敏霞:跳進生活里,不再仰頭看別人

發布時間:2019 - 08 - 02 來源:每日人物 點擊次數: 打印字號:T|T作者:每人作者

本文轉載自《每日人物》


文 | 韓逸

編輯 | 楚明

運營 | 拾萬佳


  前30年,她都仰望著別人。一開始是伏明霞,后來是郭晶晶?!拔也幌朐僖恢毖鲋^看了?!蓖艘鄣诙?,她和張效誠舉行了婚禮,開始真正變得松弛?!白约旱墓澴唷?,意味著她想說點什么的時候,他聽得懂。這是她想要的家的感覺。


  人生的前31年,吳敏霞積累的人生經驗幾乎只和那塊3米高的跳板有關。她熟悉自己身體的每一寸肌肉,善于把它們調試到最佳狀態,在跳板上躍起、折疊、翻滾、打開。

  一切都是和自己的較量。長達25年中,吳敏霞給出了一個至今無人超越的漂亮成績。她成了全世界唯一一個連續四屆問鼎奧運會女子雙人3米板的跳水運動員,也是中國第一位獲得5枚奧運金牌的女選手。無論搭檔是郭晶晶、何姿還是更加年輕的施廷懋,她都一次次站上了金牌領獎臺。

  離開那塊跳板之后,世界一下子變得復雜了。冠軍之外,各種頭銜撲面而來。她參加了幾檔綜藝節目,有一些商業合作,做了媽媽。每一件事都是新的。

  退役3年,一切從頭開始。曾經站在世界頂點的跳水女皇,要付出不輸給從前的努力,來適應正常節奏的生活。她覺得,面對社會上的許多規則,自己“可能還在上幼兒園”。


不想再仰頭看了


  撩開衣服,露出肚臍,映入眼簾的是四道長短不一的傷口。其中三道是幾天前剛剛添上的。7月7日早上,吳敏霞忽然一陣肚子疼,犯了急性闌尾炎。

  送到醫院后,她在保守治療和做手術之間糾結了1秒鐘。她不想做手術,怕疼?!澳阕屛揖徱痪??!彼t生商量,半年前,她剛剛做過剖腹產手術,小腹上的疤痕還清晰可見。

  可保守治療的方案一提出來,她就知道不行了?!拜斠?-7天,不吃不喝”,她的身體不可能扛得住。生完孩子之后,她的體重掉到47kg,M號的T恤掛在167cm高的身體上,衣袖空蕩蕩。

  只能做手術。出院第二天,她就接受了采訪。她坐在酒店沙發的一角,空調溫度調高,腿上蓋著衣服,過一會兒就稍微動一下。因為舊傷,她不能久坐,不然屁股會疼。她因此很怕看電影。

  傷病是連續25年高強度訓練留下的。跳水隊員每天在跳板上和陸上訓練室內都要翻300多次跟頭。從6歲進入跳水隊之后,吳敏霞就開始了一年500個小時的練習,25年間,她完成了幾十萬次的跳躍。

  這些伴隨著榮耀的傷痛,都來自于3米跳板。從跳板上一躍而下的同時,吳敏霞也跳到了世界的頂點。只是真正一頭扎進生活的細流之后,選擇什么樣的人生,才是一個需要面對的難題。

  退役前,這個難題就困擾過她。那是2012年,郭晶晶和霍啟剛的婚禮上,吳敏霞做第一伴娘,從早跟著忙到晚,婚禮結束后馬上一個人趕飛機回隊里繼續訓練。

  那時,她第一次面對“未來要過什么樣的生活”這樣宏大的命題。在此之前,生活等同于機械重復的訓練時間表,6點起床,22點睡覺,來不及思考。有人說,作為連續4屆奧運冠軍,她也可以嫁入豪門。而她在想,自己是否能應對那樣的環境。

  那天后,她半個月沒有聯系當時還是男朋友的張效誠,打算想清楚一些事情。

  當時,她和張效誠戀愛2年,他在田協工作,是個普通小伙子。他能給她的東西,只有周末的陪伴和訓練時的鼓勵。2012年倫敦奧運會之前,她緊張得睡不著覺,給張效誠發短信,他在那邊按手機鍵的手指也有點抖,只能說一些輕松的話陪著她。

  前30年,她都仰望著別人。一開始是伏明霞,在上海話里,她們倆的名字發音很接近。她從入隊第一天開始,就被伏明霞的成績鼓勵著。后來是郭晶晶,是隊里帶她往前走的姐姐。

  她曾經一直像一個影子,出現在搭檔的身后。教練曾經統計過吳敏霞的運動曲線,各項數據的變化幾乎和郭晶晶完全重合,這意味著,只要她們按照同樣的技術要求起跳和翻轉,就能在規定動作中高度同步。


2008年北京奧運會,吳敏霞和郭晶晶獲得女子雙人3米跳板冠軍。圖 / 微博@吳敏霞


  她因此而被國家選中。單看其他指標,吳敏霞的身體并不太適合跳水,她的血色素剛過10克,低于成年女運動員應有的標準10.5克,很容易患上運動性貧血,傷病恢復也會變慢。她的胯關節和髖關節也有些突出,一旦訓練過量胯部就收不回來,別人經過一天高強度訓練,睡一覺就好了,而她像是背著50斤杠鈴片在練。

  她只能增加訓練量來彌補不足,“不到萬不得已,不會停下來”。有時著急,動作不一致,她會埋怨自己,更加焦慮。雙人跳水的完美標準之一,就是和搭檔保持完全同步。

  “你就放輕松,按照自己的節奏來?!边@種時刻,郭晶晶會安慰她。兩個人,和教練一起,練到整個場館只剩下他們三人。

  “我不想再一直仰著頭看了?!蓖艘鄣诙?,她和張效誠舉行了婚禮,開始真正變得松弛?!白约旱墓澴唷?,意味著她想說點什么的時候,他聽得懂。這是她想要的家的感覺。


比跳水還難


  要接受采訪,要見陌生人,要說很多話。2016年面對攝像機的時候,笑容有些僵硬,手也不知道往哪兒放,“比跳水還難,因為跳水不用說話”。

  對情緒的壓抑是她留在身體里的習慣。哪怕是站在冠軍領獎臺上,她的喜悅也很淡很淡。教練囑咐過她,不要顯得太高興,那樣會給其他運動員增加壓力。她每次都笑得很克制。

  在國家隊,個人情感被集體意識沖淡了?,F在,她可以放肆地大笑和大哭了,但張效誠仍然很少看到吳敏霞激烈的情緒表達,他們從不吵架。在家里,她也習慣聽丈夫的,配合團隊仍然是她的第一原則。

  “我的家庭培養了我聽話的習慣?!眳敲粝际亲钭袷丶o律和信守承諾的那個人。生完孩子的第31天,她正式出了月子,在月子中心就錄好了之前約定的奶粉廣告。她對每個工作人員都很尊重,“他們會把光試好再讓我過去,盡可能不累著我”。

  “哄”她聽話非常簡單。錄廣告時累了,不想再錄了,只要經紀人說一句“喝奶茶”,她就會露出孩子一樣滿足的笑容,指揮著助理們該搭配什么樣的口味和配料。她幾乎把工作室附近的奶茶店都試遍了,她調出來的口味大家都很喜歡喝。

  她仍然是小集體中的開心果。團隊中的每個人都想要呵護她,照顧她。知道她喜歡吃肉夾饃,張效誠特地跑去陜西,學了手藝回來,變著花樣做給她吃。她在親人面前是自在松弛的。但面對陌生人的提問,她會露出禮貌的微笑,但后背會條件反射一般繃得筆直,表現出緊張和戒備。

  張效誠理解那種緊張,他說她的運動員生涯非常類似于備戰高考,“從普通人的經驗去理解,就是連續參加了25年高考”。

  普通人的生活正在一點點把她身體里的那根弦擰松,“但這根弦不會消失,它永遠在那兒”。

  她習慣用嚴格的“冠軍標準”去要求現在的工作。一個月前,她代言一個品牌,連續拍攝了16個小時廣告片,連廣告商代表都已經滿意了,攝像也說可以了,她還覺得“照片的擺放位置不太好”,想重新拍一條。這是她的習慣,不怕重復,但求最好。

  對品牌的挑選也到了嚴格的程度。代言的東西必須是自己和家人真正在用的,代言的雞肉品牌,也要先去工廠車間考察過才放心,熟悉到能說得上產品的每種口味。她代言鳳祥的初衷,就是看重他們對食品安全細節的把控。

  她對團隊的健康狀況也十分上心。不僅監督張效誠減肥,還留意助理的體重。如果誰喝多了奶茶變胖了,她也會敦促他們多吃點雞胸肉,食譜參考國家隊運動員備戰的標準。1200多名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的國家隊運動員,都吃著鳳祥生產的雞肉制品,備戰2020年東京奧運會。

吳敏霞和丈夫張效誠在鳳祥品牌發布會現場。圖 / 微博@吳敏霞


  參加綜藝、結婚、生下女兒,她一會兒都沒能停下來。每次工作前,她都會過問第二天的全部行程,該穿什么衣服、去什么地方、見什么人,不弄清楚,她就不踏實。今年春天,一次連軸錄制之后,她給丈夫發了一條短信,“我太累了”。

  “我是感覺跳水讓我拼盡全力了,25年已經收獲了我的夢想,但同時也消耗了我所有的能量?!彼f。

  讓她繼續走下去的方式,只有把做運動員時該有的專注還給她。張效誠想了一個辦法,不再去計劃大的任務和目標,只把每周要做的事情拆解成各個部分,提前幾天告訴她接下來的安排。

  生活瑣事上,他也很細致。去年搬家,張效誠提前一天把所有的東西按照擺放位置分類裝箱,再在新家里擺好。吳敏霞不用操心,可以少一點焦慮。

  沖涼仍然是她最好的減壓方式,這也是訓練留在身體里的本能反射?!跋丛杈鸵馕吨抡n了,可以離開訓練場了?!?


補償缺失的童年


  離開訓練場后,吳敏霞適應了很久。宣布退役之前的一個月,她已經不必參加訓練。她可以睡到上午10點再起床,但奢侈的自然醒并沒有給她帶來放松的快感,反而有點兒懵。

  “不知道現在幾點,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?!彼恢廊ツ睦镎蚁乱患疽┑囊路?,也不知道證書和證件收在哪個抽屜。這個叫做家的地方,她從前一年至多回來兩三次,上次是夏天,下一次就已經是冬天,衣服也跟著換兩季。

  甚至和父母之間也沒有太多話講。她習慣報喜不報憂。訓練中的苦惱,她從來也不跟爸爸媽媽說,講了他們也幫不上忙。父母對她也是一樣,生病了也不對她講?!坝袝r和她媽媽一起出門,看到別人家的兒女手挽著父母,我們很羨慕。不過我們還是希望她以事業為重,盡量不去打擾她?!卑职謪氢暶髟诮邮懿稍L的時候說,“那么多年下來了,早已明白女兒并不是完全屬于我們的了?!?

  他們之間最多的交流還是圍繞獎牌展開。在上海的家里,父母曾經騰出一個專門的柜子來存放她的獎杯和獎牌。大大小小的獎牌多到一面墻掛不下,又塞滿了抽屜。偶爾和爸爸媽媽聊一聊,這一塊是在哪里拿的,當時身上帶著什么樣的傷。

  第一次密集的相處,是一家人一起準備上春晚。爸爸媽媽高興地通知了幾乎所有的親戚朋友,家里每天響著他們要唱的《紫竹調·家的味道》,“千言萬語說不盡,句句都由衷”,從早到晚。

2017年,吳敏霞和家人一起登上春晚舞臺。圖 / 微博@吳敏霞


  這是她小時候就渴望的相聚。十幾歲時,一家三口住在十幾平米的房子里,爸媽上班,就在屋外落一把鎖。她出不去,就只能看電視,8個頻道反過來倒過去地看。要么躺在閣樓上睡覺,睡不著就躺著發呆。

  那是她人生中最初關于孤獨的體驗。家里的門上連貓眼都沒有,她有時候只能透過窗子往外看,想看到回家開門的爸爸媽媽。

  現在,她終于擁有了更多陪伴家人的時間。她發現上了年紀的媽媽開始變得碎碎念,上了年紀的爸爸不再那么嚴肅,喜歡開一點玩笑了。像對缺失的童年的補償,吳敏霞喜歡這種輕松的氛圍,女兒是小寶,她自己是大寶。

  女兒是在去年12月份降生的。他們給她取名西西,老二的名字也想好了。吳敏霞堅持想生二胎,她不想讓女兒沒有人陪伴。

  現在出門工作,張效誠盡量陪著她。一到工作的間隙,她就要和女兒視頻,看看她正在家里干什么,一天可以看上七八回。

  她對自己的稱呼開始變成“西西媽媽”。嬰兒車、嬰兒床、爬墊、奶粉、尿不濕……家里堆滿了孩子的東西。之前她想重新過童年,買了一大堆樂高玩具,公主城堡,鋼鐵俠。但是工作太忙了,她還沒拆開過任何一塊。

  “等西西長大了,再一起拼吧?!彼蚕肴ケ鶏u看看,因為聽說北極星很美??涩F在也暫時去不成了,她想等西西能跑了,再一起找個假期去。

  她很享受女兒西西在兒童游泳館里游泳的時刻,脖子上套著游泳圈,小腿撲騰幾下,竟然慢慢在游泳池里睡著了。

  她像睡著的女兒一樣平靜?,F在再看到泳池,她的心里已經沒有那么多波瀾,“我慢慢覺得,也許可以回歸到生活的狀態了”。

吳敏霞和女兒、丈夫在一起。圖 / 微博@吳敏霞

產業鏈接
中文字幕在线手机播放